寧夏文史

您當前位置:華興網 >> 文化歷史 >> 寧夏文史 >> 瀏覽文章

格里尔不粘锅多少钱:蔣鼎王馬子亢

2019年08月19日  來源:本站原創

贝尔.格里尔斯 www.pgliz.com.cn     蔣鼎王,何許人也?人稱:馬鴻逵是寧夏的土皇帝,皇帝下面竟冒出了一個“王”,耐人尋味!

    蔣鼎王,姓馬,名光宗,字子亢,甘肅省臨夏縣雙城人,1938年輾轉到蔣鼎堡(現青銅峽市屬)定居。其父馬良,是頗具文采的老秀才,住在與馬福祥家僅有八里的地方,彼此都有所了解。馬良被馬福祥招聘為家庭教師,適其子子亢正入學,于是子亢與馬鴻逵就成了同窗好友,并拜馬鴻逵之母為干娘。以后,他二人又同時到蘭州上中學。馬鴻逵系紈绔子弟,終日嬉戲,不認真讀書,每逢考試,多求助于子亢代筆,彼此成了同硯莫逆之交。這就是馬子亢在馬鴻逵統治寧夏時有恃無恐,敢在蔣鼎稱“王”的奧秘。

    1915年,馬福祥出任寧夏都督,馬良偕行,并委以教育方面的職務(以后搞征稽工作,還當過同心縣長)。子亢乃隨父同時來寧夏。

    1925年,馬鴻逵任馮玉祥西北邊防軍陸軍第七師師長,由綏遠進駐寧夏。在寧夏大肆招兵買馬,擴充實力,并規定誰招一個營、一個團的兵員,就相應地委任為營、團長。馬子亢抓住時機四處奔走,招來了一個營的兵員,被委任為步兵營長。從此,他開始踏上宦途,與馬鴻逵既是同窗、干兄弟,又是部屬。

    1926年西安兩虎(楊虎城、李虎臣)被吳佩孚所屬陜西督軍劉鎮華部圍困已達8個月,馬鴻逵率部隨孫良誠前往解圍。雙方交鋒后,劉部見勢不利,倉促逃遁。馬“勝利”回師后,調升為第四路軍總指揮。馬子亢也先后被擢升為混成團團長、旅長。

    1927年馬子亢任團長時,貪污大量軍餉,不可收拾。馬鴻逵出于無奈,將其免職,馬子亢曾到小壩購置房地棲身。

    1933年,馬鴻逵由河南進駐寧夏,任寧夏省主席。馬子亢重逢機遇,曾先后任紙煙特稅局長、豫旺稅務局長、省參議員。后在同心縣稅務局工作時又財迷心竅,獨吞公款,稅款久拖不清,一時議論紛紜。馬鴻逵唯恐涉嫌,只好罷了他的官。

    1933年,馬子亢官場失意。但私囊中飽,回小壩后即遷到蔣鼎堡,置房地三百多畝,既務農,又經商,先后辦起了油坊、碾坊、酒坊,還開設煙館,牟取暴利,以“自在王”自居。他官場失意,雖感晦氣,但自信與馬鴻逵有莫逆之交,在地方還可仗勢欺人,為所欲為。

    馬子亢到蔣鼎后,仗勢欺壓群眾,進行高利貸盤剝,強奸婦女,橫行霸道,無惡不作。因此人稱“蔣鼎王”,亦叫“二主席”。到1949年解放寧夏前夕,已擁有寨子兩座,雇工二十四人,耕地四百余畝,耕畜三十六頭,另外出租土地七百多畝,開設酒坊、油坊各一座,還有羊只等畜牧業。

    他到蔣鼎不久,當地農民文明海向他借了一百銀元(月息五分)、十匹布,五年后就折成三千銀元,把文明海的寨子、三十五間房子和一百二十畝田強占,還未頂消,又讓文的兒子當了長工才算了事。

    自此以后,馬子亢更加囂張。當地農民紀德在1934年向他借小麥三斗,八年連本帶利折成八百元,把紀的莊園及十間房子霸去。1935年,田生玉借黃米四大斗,前后被霸去耕地七十五畝。田不服上告官府,又招來其弟的殺身之禍。1938年,張永志借了他三石稻子,當年本息還清沒有清賬,三年之后變成欠債四十石,把張家僅有的一頭牛、兩頭驢、五只羊和一輛車折去,使其傾家蕩產。1940年金占奎借了一石五斗稻子,結果還了二十石,又被霸去車一輛、牛一頭、驢兩頭,還把金的一只眼睛打瞎。農民張大元借了他七斗小麥,十年還了三十石,還將張妻打成殘廢。馬子亢在蔣鼎平地修水磨,淹田千余畝,致使附近百余戶農民受害,無田耕種。后又因他的水磨用水,使很多群眾的莊稼受旱,群眾懾于他的權勢,敢怒而不敢言。到每年青黃不接時,他又乘機以“救濟”為名,進行重利盤剝。

    馬子亢擁有大量耕地,需要勞力,因馬鴻逵抓兵成災,百姓欲逃無路,他乘機收留壯丁二十多名。如倪清在他家勞動八年,僅給了一斗小米,后因病不能勞動,便驅趕出門。劉金成給馬子亢放羊十年,僅給過一年的工資,還誣賴他放羊少了三十只,強迫劉家賠了十五石稻子,又放了三年羊才算了事。同時,在當地凡有婆媳或夫妻不和者,他便借口“調解”引誘一方到他家,長期使喚,不給報酬。

    抗日時期,馬鴻逵借口汽油奇缺,在永寧大觀橋辦了一個酒精廠,由其妹夫馬尕魯任經理,實際全是經營釀酒,銷往阿左旗一帶。馬子亢見有利可圖,也興辦酒坊。一次有人向馬鴻逵告密取締,他聞訊后,向他干娘馬鴻逵的母親訴苦,最后由馬母出面說情,并同意不再過問。當時,全省酒坊都下令取締,唯獨馬子亢一家例外。馬子亢的大煙館也是例外的例外,始終未被取締。因此,當地老百姓都認為他神通廣大,名聲懾人。

    1938年,馬子亢抗交公糧引起全縣都抗征。財政廳長趙文府協同寧朔縣長李愚直將他扣押。半月后,他借口解便逃出,潛往王太堡,向他干娘又哀哀告苦說:你的兒子當主席,我當百姓種地都百般刁難,只有死路一條。馬母念他兩代世交,又是自己的干兒子,只好為其開脫。不久,他竟然將李愚直告倒撤職。從此,凡到寧朔縣任縣長者,無人再敢惹他。

    馬子亢之所以敢無法無天,最根本的原因是依賴他與馬鴻逵的特殊關系,這是人所共知的。但在當時的寧夏,仗勢欺人,橫行鄉里的貴族團伙豈止馬子亢一人。據悉,僅寧朔縣當時在李俊、葉盛獨霸一方的另有二馬,與之三足鼎立,被人稱為寧朔縣“三馬”。(自治區參事室供稿)(馬 清 羅慶延 整理)


責任編輯:單瑞

重要聲明:華興網刊載此文僅為提供更多信息目的,并不代表華興網同意文章的說法或描述,也不構成任何建議,對本文有任何異議,請聯系我們。

昨天1.7亿彩票大奖得主 大学生简单赚钱 基金怎么玩 赚钱 福建22选5走势图500期 福州娱乐场所 吉林十一选五遗留前三 竞彩总进球数高手 小宾馆好赚钱吗 南航沈阳维修基地赚钱吗 奔驰宝马游戏官方网站 代理林文护眼笔赚钱吗 龙魂时刻赚钱途径 疯狂德州 极速时时彩是合法的吗 郑州如何赚钱 11选5吉林规则